設置首頁|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喜劇片  »  征婚啟事(電影)
征婚啟事(電影)

電影名稱:征婚啟事(電影)  

電影類型:喜劇片

主要演員:劉若英  王朝明  紐承澤  

電影備注: ◇ 加載中

影片導演:陳國富  

影片地區:大陸

【溫馨提醒】: [DVD:清晰版] [BD:高清無水印] [HD:高清版] [TS:搶先非清晰版] - 其中,BD和HD版本不太適合網速過慢的用戶觀看

播放地址:優酷(無需安裝任何插件,即可快速播放)

播放地址:qvod(無需安裝任何插件,即可快速播放)

播放地址:搜狐(無需安裝任何插件,即可快速播放)

征婚啟事(電影)劇情介紹

    杜家珍是一家大醫院的眼科醫師,她在報紙的分類廣告中刊登了一則征婚啟事。      杜家珍其實是陷入了一段痛苦的畸戀中。她的男友有婦之夫,已經失蹤了一百多天。這些天來,她只要想到,就會打電話到他家,叫著他的名字,在答錄機里留下她的心情。這些心情,很多是她日復一日面對眾多征婚男子的喟嘆,但更多的是對過往情傷的記憶。      廣告登出后,她一天平均要見三四個的應征者。這其實是一個令人疲累的過程。各種各樣的人都會出現在杜家珍的面前。像是那個香煙檳榔不離口的王朝明,對她來說就是個怪角色。月入三萬多,一心想買房子,而且第一次面談就要求女方嫁給他。又或者那個堅持要幫她試穿鞋子的餐廳經理,還是滿口日本A片經的房地產經紀,都遠遠超過她過去的生活經驗所能想像。      逐漸的,杜家珍的征婚歷程像是一個怪異的記錄,記錄著這社會中單身男子的面貌。有時候家珍會覺得自己更像是一個偷窺者,她偽稱自己姓吳,也不說是醫生,只是用征婚做餌,聆聽著這些寂寞男子的內心秘密。      周六下午,她誰都沒約,逛到了日月光家俱城。她碰到了大學時敬愛的老師,羅教授。羅教授客氣問她近來可好,她竟愣著答不出來。“你怎么還沒結婚?”羅換了角度問她。家珍回說,她已在積極的尋找對象,但是自己的心門還沒打開,還找不到竅門。但是她會努力的去找。      羅教授長得又壯又胖,留了一臉絡腮胡,是個很好玩的老師。他跟家珍就這樣聊了一個下午。家珍表明了自己的窘境,征婚也不過是一種逃避。但怎么樣好像也逃不掉上一段感情的牽絆。羅教授說了些安慰的話,但是最重要的是,他說,人要“選擇自己所能承受的”,欲望的壓抑既然無法逃避,便要努力的超脫自己。就像他自己,從小發現自己愛男人,但還是選擇過最平凡的生活,遵循社會的期待,結婚生子。      日子還是如此荒誕的往前進行著。家珍仍舊懷抱著漂浮的期待,每天應付著那些來來去去的應征者。這些人有老有少,有女扮男裝的,有拉皮條的,也有只是來推銷防身器材的。      難道說只有這些欠缺社會認同的人,才會無聊到以征婚來發泄自己嗎?當然不是。我們也可以看到,像教書的余先生,還是買賣樂器的俊霖先生,其實都是誠懇本分,條件也不差的。余先生的年紀稍大了一點,四十五歲,人也有點怪僻,但他的誠意倒是挺動人的。他直盯著家珍說出他為什么那么一把年紀了才來征婚:我以前不想結婚是因為我覺得生命很脆弱,就是說,生老病死,我很不能忍受。假如我老婆、我孩子、我的親人,老了、病了、死了、分離了,我覺得會傷心,所以我覺得很殘忍。那我現在年紀比較大了,比較改變了,可以承受這些東西了……      這些話家珍聽了是很受用的,余先生似乎替大多單身男女說出了他們潛藏在內心的秘密。至于樂器先生的例子就更有趣了。他一臉草莽,留了一頭長發,講話細聲腆見,完全與造型不符。家珍鼓起勇氣跟他約了一次會,結果被他帶去打彈珠臺。看著他專注打彈珠的神情,家珍突然覺得自己離他好遠好遠。      她那一天回家,循例打電話給音訊全無的吳先生,她對著答錄機留下:“……我是不是應該干脆承認,這樣是找不到對象的,我只是在轉移自己的注意力,轉移你帶給我的痛苦……”。家珍的自覺讓她可以在痛苦的時候稍稍的置身事外,但是也使得她在需要孤注一擲的時候難以投入。一直到一表人才的陳先生出現。      陳先生出現在家珍幾乎已經完全放棄希望的時候。他坦承自己做過牢,因家中的債務,做了一年多的牢。家珍喜歡他的坦誠,喜歡他的笑,之后跟著他去釣蝦,跟了他上床,結果躲在浴室里哭得死去活來。她又想到了舊愛吳先生,想到了她曾經懷有的孩子。想到自己那么不情愿地把小孩拿掉了,而竟日沉淪在悔恨孤寂之中。陳先生聽著她歇斯底里的哭泣聲,穿了衣服悄悄的走了。他喜歡這個女人,但是他實在搞不懂      最后來應征的是一個拄著拐杖,帶著墨鏡的人。他是個瞎子,天生視神經萎縮。人家跟他說了啟事,他好玩的打了電話,結果他聽出那是幫他看過眼睛的杜醫師。但是杜醫師為什么自稱自己是吳小姐呢?這一點家珍也說不出個所以然,她偽裝太久了,都忘了自己當初動機為何。不過瞎子給了她很大的震撼,一方面揭穿了她的身份,另一方面提醒她,隱藏自己的人是找不到真感情的   她回到家,打算留下最后一通錄音。她說,她要停止征婚,這種躲在暗處偷窺的行為讓她感到害怕。這時話筒彼方傳來“喂”的一聲——是吳先生的太太。      吳太太其實一直躲在答錄機的一旁聽著杜家珍的每一通留言。家珍窺看著那些無聊的征婚男子,而吳太太則窺聽著家珍扭曲的心聲。吳太太終于拿起電話,是要告訴她,“你不用再打來了”。事實上,她先生不是不回她電話,而是已經在空難中死亡了。她自己的忿恨不平,在一通通家珍同樣苦痛無奈的留言中,得到了奇異的撫平。她不忍心再讓家珍在黑暗中如此掙扎,也就鼓起勇氣拿起了電話。      家珍哭得更傷心了。吳先生的死是解脫,還是最后一絲希望的幻滅?她能不能從此放開心胸去接受其他男人的感情,還是更跌入悔恨自閉的囚籠中?最重要的,以醫治眼疾為專業的她,是要選擇張開自己的眼睛,把目光放遠,還是仍舊視而不見,躲在無垠的黑暗中? 獲獎情況: 圍第三十五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, 獲頒評審團特別大獎 1999年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 1998年臺北國際電影節年度最佳演員 2000年巴黎電影節特別表揚獎(Press Award - Special Mention 1999年亞太影展“最佳女主角”、“最佳編劇”、入圍“最佳影片”    1998年電影《征婚啟事》獲得第一屆臺北電影節年度最佳演員/劉若英    1999年電影《征婚啟事》獲得第四十四屆亞太電影節 最佳女主角 :劉若英

網友對《征婚啟事(電影)》的評論

    征婚啟事(電影)評論已關閉
上海时时乐历史走势图